追蹤
清純陽光少年的吶喊
關於部落格
http://www.plurk.com/d240063327 波浪

●本人很隨興大方!感謝推薦///歡迎搭訕我























  • 513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平行線 二(綱獄)




平行線





「好痛...」

「好痛好痛」
一種全身被扯爛般狂虐狠掃的壓迫
銀髮少年驚叫的大喊,使勁想往光源之處求救
苟延殘喘的活下去,即使憤怒也要發怒在那些他曾經詛咒過的童年回憶
再光處的那一端,他看到身穿便服的男孩

他是誰?

咖啡色少年身影像光影閃過化為烏有,僅有著是仍然寂靜的黑

徵開雙眼,全身冒著冷汗

在好似凍結似的空間裡 熟悉的藥水味又再次撲鼻而來
「是..是夢嗎..?」獄寺身上的白杉早溼透個半邊,隨著月光的侵蝕他把視線對上了窗外

努力思索著剛剛發生的事,他隱約記得他拉了一位矮子當人質後逃脫一半時,之後的記憶又忘了
他大吸氣,想試著讓內裡即將爆發的怒氣冷卻,然後重新計畫接下來逃脫的方法
離開這裡是他本來的目標, 然後..回去..回去義大利..

義大利?回去後又要怎樣?能回去哪?

感覺喉嚨一陣燥熱,水..需要水
轉個身突然驚訝的抖的一下,原來那熟悉的咖啡色少年正趴在旁
「綱..綱吉?」
銀髮少年有些亂了頭緒,明明應該要偷偷溜走才對,但看到這矮冬瓜還是忍不住叫出聲


「唔....醒...醒來嗎?獄寺...」阿綱瞇著半眼被吵醒

「你...你怎麼還在這呀?討人厭的矮冬瓜!」這人質怎如此不怕死?
「有好一些嗎?」阿綱擔心的看著獄寺
「渾蛋!干你屁事!」
獄寺的壞毛病又來,其實他很高興 有人在旁陪伴的

「我..口很渴!拿水來!」
「呀…好..好的!」



綱吉苦笑著,即使他知道獄寺發生”意外”而造成記憶喪失
但心中還是有種萬針般刺痛的感覺

「隼人…把到日本的一切事都忘了..包括你們的相遇。」



「唔...因為沒有人陪獄寺,我當然就...」阿綱努力調整情緒含糊的說著,然後遞水

「我又沒有怎樣!還有我也沒有說要有人陪呀!!」銀髮少年大吼著丟枕頭過來
銀髮少年感覺自己臉在發燙
這矮冬瓜莫名的溫柔 幾乎是異類

「可是...如果一個生病的人起來..發現自己身邊都沒有人....」接過枕頭少年委屈道
「那種感覺...不是很難受嗎?」阿綱溫柔堅定的眼神投射著獄寺的倒影

「蛤?」獄寺睜大眼 啞口無言後選擇澀了一口水便吞下
不..不..不 這時是需要反駁的好機會才對..要好好教育這不知人間疾苦..的矮子

「我說...你這傢伙..一定是在很幸福的家裡出生的吧…?」
即使知道醫院不能點煙,但不知從哪都能拿出煙的少年開始點了起來


「這....這點我不否認」
雖然家裡有個亂七八糟的老爸,還有一個兇到不行的家庭教師

但還是幸福的
比起獄寺...他倒是完全不了解他以前的生活背景,因為隼人也老是對他隱瞞不說

「喂.............我和你..到底有甚麼關係? 你這樣一直在我旁邊讓我很困擾」
越講越是有甚麼東西在心中拉扯著

「我和獄寺你...是朋友」

好像是有甚麼重要的東西即將就要爆開似的痛
「...........朋友..這種曖昧的話你還真敢說」銀髮少年扯動著眉間,故意在綱吉臉上吐煙

「可...可是....咳!」少年被獄寺突然吐出的煙嗆個正著,眼角含了些淚光

「哈哈哈 你這傢伙真的是超煩的」
他喜歡和他在一起的感覺,是以前一直都沒有的感受

「什麼嘛....獄寺一邊說我煩還笑我」阿綱臉上微起著紅潮,然後把枕頭抱緊些

看來獄寺的戒心已經稍微放鬆了,他鬆口氣這樣想

「朋友..這關係...我從來不去接受的..當然要去愛人我也根本不屑,因為只要一個人生活就夠了」
銀髮少年垂下漂亮的睫毛 ,淡淡的描繪他的處事觀

「....獄寺很久以前,也是這樣的感覺呢」阿綱喃喃自語

「是嗎...?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呀 我是絕對不會受任何事物的動搖」

「獄寺....」阿綱腦海裡不斷浮現他和獄寺第一次見面的情景
他吐了長長的白煙,然後便把煙蒂甩到一旁的洗手台內

「你這傢伙真是越看越讓我火大 不過對我來說..你..算是瞞可靠的..」
「人質..嗯..對 只是人質」不知怎地少年臉紅了起來
把煙熄滅,看看插在自己右手臂上的點滴

「......結果你還是要把我當人質啊...」阿綱無耐的垂肩膀
「嗯?就和你說朋友這種..就算你說我們以前是..這種沒根據的關係 我是不會承認的」
銀髮少年快速的抽起點滴的針,眉頭一緊 感覺全身無力
「那個......... 帶我.......離開這吧.」像小孩子似的請求


「可是獄寺的身體...」阿綱很為難的看著獄寺
「我的身體狀況我很清楚的..以前我被人打個半死躺在街上躺了3天左右都還活的很好」
「不...不是這樣的吧!!!」阿綱聽了不禁不忘大聲吐嘈
看來要帶著他逃走是一定要的了....阿綱心裡想想,嘆了口氣
銀髮少年很謹慎的看看四周, 便單腳輕輕踏上冰冷的地板,一股惡寒直串

好冷..他有些抖著 然後試著去習慣那溫度

「矮冬瓜...因為靠你還是有些風險 我躲在清理桶內 你來推我出醫院」

「只要你有要逃走或是要去打小報告 我一定會炸飛你」
「啊唉.....」阿綱嘆了口氣,輕輕點頭,除了同意之外也別無選擇了

其實這樣也不壞啦....要是獄寺的身體再好一點.. 這樣已經可以叫做私奔了..

...不對!!! 我是人質他是不良少年,哪門子叫私奔!!!!

!
阿綱在腦內吐嘈自己,便快速的把自己攜帶的背包拿起

看來也只能硬著頭皮…

於是兩人踏出房內 小心的躲避護士的夜間巡邏
獄寺非常靈巧的鑽進堆滿病床單的清潔車上

「唔......好臭!」他小聲的抱怨一下,然後伸出一隻手指示

「矮冬瓜綱吉你在幹麻!」他對著東望希望的少年大罵
「是....是!!」阿綱驚了一下,連忙開始推車

走到一半,綱吉覺得越來越不對勁,因為他感覺好像身旁有人再旁跟蹤似的
連忙加快腳步 一直往前推著

啪拉啪拉啪拉 那腳步聲好像也越來越快

「那裡!那病房483的病人不見了!那少年很可疑」後方女護士的大叫引起病房不少人開門觀望

「獄...獄寺!有人要追來了!!」阿綱急忙對桶內的獄寺求救

在沒有燈光的走廊上瞬間 閃動著數多的手電筒

「嘖!你過來!!」
獄寺連忙把阿綱拉進清潔車內,清潔車因著兩人的重量在微傾斜的走道上繼續推進著

「哇!!」阿綱嚇了一跳,然後反射性著抓住獄寺的衣角
說時遲那時快,隨著腳步聲樂來越多,銀髮少年連忙掏出備用的小型炸彈

「我們要直接用炸彈的反作力離開這!!」
「獄....等等...這裡是醫院啊....!!!」
感覺到清潔車隨著重力加速度推進越來越快,轉眼就要撞走道盡頭的窗口
「去吧!!!!!!!!!!!!!!!!!!!!」
獄寺大叫了一聲便投出數多的小型炸彈,阿綱很想阻止獄寺,但來不及了
明明是病人身上還帶一堆炸彈....!!!!!!!!!!阿綱在要爆炸的瞬間吐嘈著


碰轟的一聲巨響

醫院的窗戶瞬間爆裂開來, 清潔車被炸彈的反作用力快速的拉扯
幾乎是用坐雲霄飛車似的速度很橫衝直撞,便在空中飛躍起來
「哇啊啊!!!」阿綱被反作用力龐大的衝擊力嚇到

簡直是...超級亂來的獄寺啊!!!!

當然後面就是伴隨的醫療人員們的尖叫聲 隨著煙霧瀰漫的白煙,他們穿越好幾顆樹
下一瞬間,一股突來的力道震動著車內兩個人,整個過程發生有5分鐘之久

「喔呀呀!!我真是酷」強烈的衝擊過後,獄寺還不忘給自己個稱讚

一點也不酷啊啊啊啊啊!!!!!!
阿綱在內心淚奔大喊


很快的兩人因為清潔車半毀損然後還掛在高樹幹上 決定離開

「矮冬瓜..你會怕高嗎..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怕」
銀髮少年雖是這樣說 但現在的他全身發抖的連菸都沒法點

「呃...我是不怕高啦....但要我跳下去我沒辦法...我體育一直是最爛的項目..」
阿綱看著有好幾尺高的高度,想像跳下去會很慘的畫面

難不成得一直掛在樹上?

「蛤?那你還有甚麼可用之處呀?」銀髮少年不敢相信的罵道還加跳腳

「....很抱歉,我是真的沒什麼用處,同學們都罵我蠢綱」

「...................................................」
「.................................炸掉這棵樹」

銀髮少年黑著臉說著,而後者反應激烈

“噫噫噫!!!!?”阿綱對突然下的結論反應不過來,緊張的氣氛隨時爆發

一回,銀髮少年如木頭玩偶般停止掏炸彈的動作,此時兩名少年大眼瞪小眼
「.............嘖 身上的炸彈都用完的...看來要去買材料」摸著掏空的口袋 銀髮少年不悅的喃喃說著

阿綱暗自鬆了一口氣

老實說剛剛的驚嚇還沒能讓自己馬上冷靜下來.. 如果再來個炸樹他可是承受不起。
「.......」接下來得繼續思索要不要將X手套拿出來用,少年盯著他從家裡帶來的背包

「你這表情是怎樣?有辦法嗎?」銀髮少年像熱鍋上的螞蟻在爬

「我...我有辦法可以直接跳下去,雖然沒辦法完全平安,但可以減少緩衝」
大概...阿綱心裡補了兩個字

「................!你..你別想不開..」銀髮少年睜大眼像開導對即將要自殺的人說的話一樣

「你體育爛!一下去也跟著爛掉啦」
「呃...但是總不能一直掛在這上面吧」阿綱下定決心,從背包中拿出毛線手套

「...........這是甚麼?」獄寺忍不住笑出聲,但下一秒感覺他要發火的表情

唉...本來盡可能不想在現在的獄寺面前用的

「........」阿綱戴上手套深吸一口氣,原本在一片黑暗的桶內燃起漂亮的火花

額頭上冒出死氣之火,手套上的27轉眼也變了閃爍銀光的X圖樣
「!!!!!!!!!!!!!!!」銀髮少年瞳孔隨著那燦放的火光一同閃著

「.......走吧」言綱沉穩的聲音隨著光茫響起

「綱..綱吉?」一股熟悉的感覺刺激著銀髮少年的腦袋
下一秒 獄寺感覺自己像是在空中飛行一樣輕盈的可以

「抓好」言綱用一隻手環著獄寺,另一手釋放出驚人的火燄

「呀!!喔呀呀呀!!!」隨著火光的飛濺,他連忙抓住那瘦小的肩膀
在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同時 那衝擊力強大的風速在耳邊啪拉啪拉響
兩人以直90度直線急速往下降

再快要撞到地面時,獄寺緊抓著瘦小的手臂,他很驚訝..有種難以形容的可靠

言綱在快要撞上地面的瞬間,將另一手的火燄釋放到最強

輕飄飄的,慢慢的
隨著像失去地心引力原理般時間停格然後漂下
兩人平安的踩到了地面

「..........................」
銀髮少年回神 才發現自己完全是整個貼在綱吉身上,而且嚇的滿頭大汗
臉瞬間刷紅,連忙自行推開環著自己的少年
「.............」言綱看到獄寺臉紅的樣子呆了一下然後
「..............呼」阿綱呼了一口氣,額上的火燄慢慢變小,至熄滅

「那..那個...你..你還瞞不錯嘛」隨著光源的消失,讓阿綱無法看到獄寺的臉
「幸...幸好是成功了...啊哈哈」阿綱鬆一口氣的抓了抓頭

「你..你只是人質幹麼還笑!」少年開始結巴,仍然保持2人的距離

好像是因為剛剛的衝擊實在是太大 讓銀髮少年亂掉思緒
「因為...我成功的讓獄寺沒有受傷了啊..」阿綱看著獄寺笑著,這樣的溫柔讓獄寺更加不解

「!!!!! 白痴!你神經病!矮冬瓜!」少年感覺內心深處有種燒不完的火般 臉紅心跳

「獄寺...你剛剛.....有想起什麼嗎?」沒有察覺獄寺內心緊張的阿綱小心的問
「...............沒有!完全沒..呀.」獄寺皺緊眉頭,他閃過片段的記憶就是接不出個頭緒
老實說他完全沒有想到這看起來一臉沒有的男生有這樣的能力

「呃....看到火燄的時候,有想起些什麼嗎?」阿綱還是不放棄的抓住邈茫的希望繼續追問

「就說沒有就沒有麻」銀髮少年不悅的大罵,轉過頭背對著咖啡色頭髮少年

「獄寺...」剛剛獄寺好像有反應了....或許是有想到什麼


「........今天..就在這歇息吧」

獄寺把剛剛在清潔車上殘留的一些布料從阿綱的背包裡拿出來

這傢伙何時把這些塞在我的背包裡呀? 阿綱心中吐嘈

「因為..因為天氣有點冷..這是必備的」
少年不敢正眼看著阿綱,因為此時的他像驚嚇過後的狗

「我..睡在這 ..你...我想..我不需要綁你..你也不會離開吧?」彆扭的把一塊布料丟給阿綱

「這樣啊.....謝謝你,獄寺」阿綱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正想靠近銀髮少年
「..........................」獄寺紅著臉耳跟也跟著發燙,接下來又是一陣怒吼
「你笑夠的沒拉!還有別靠過來!」

 「啊...對.......對不起」阿綱被獄寺的怒吼嚇到,只能退回他的位子坐下

「幹麼..道歉?我口氣就是這樣」銀髮少年背對自己躺下,他有些後悔剛剛的口氣太兇

「.........」才不是呢,才不是這樣的,獄寺

阿綱咬緊牙面對這樣的獄寺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十代目!!早安!!!」

阿綱的腦海裡響起獄寺以前每天都會故意繞到家門前
和出門的自己撞個正著,然後很有精神的問安
好懷念那時的獄寺......阿綱心裡想著

有種鼻酸襲來,阿綱發現自己好像快要掉下眼淚
突然他聽到腳步聲,轉身有些不解的看著獄寺

「那個..........因為晚上很冷..你又弱..我..我想兩人靠近一點應該沒關係」
「咦.......」阿綱驚訝的看著獄寺

只見銀髮少年蹲下身,很快的就把醫療棉被蓋上,然後鑽進來就這樣貼著自己
阿綱感覺一股溫暖充滿著自己
「...........」阿綱緩緩的移動了下,把手放在獄寺的肩上緊緊環著他

「嗯.....」懷裡的少年看來真的是累壞了,閉上眼很快就進入夢鄉

獄寺以前到底是過的怎樣的生活呢?

阿綱抱著睡死的少年,他真的甚麼都沒辦法幫忙無法做任何事



獄寺以前受到的心靈創傷..是自己沒法體會的吧?像在也只能這樣陪伴著他

打了個哈欠,感覺全身也開始疲累 就這樣跟著一起睡著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隔天溫暖的陽光照射著自己
刺眼的光線刺激著眼睛,讓阿綱爬起身
他轉頭,原本懷裡的少年已經不在
「獄寺.............?」阿綱四周張望,心中的不安猶然而生

”十代目”

有那一瞬間 阿剛好像聽到有人這樣叫他
驚訝的轉頭 那熟悉的笑容對著自己

「矮冬瓜......你醒了?」
獄寺他不知從哪來的炸彈從他身旁滾出,陽光照著他的銀髮一閃一閃的

「.....嗯.........」阿綱有些失望垂下了頭

「我5點爬起來..然後去收集材料 還好身上還有些錢 醫院也有不少好東西…」
「嗯.....應該說醫院附近」獄寺接下來又補充這句話
早晨的陽光透過綠葉的夾縫中顯得夢幻,有種讓阿綱抱上眼前少年的衝動


_-----------------------------------------------------------------------------------

大家好 我是輔葉,很高興的打了長篇2759文,我一直很想要打出這樣的故事情節
此篇很私心的先貼上第2集 第1集等整理完之後會補上來(笑)
這次的設定以獄寺被人陷害所以發生意外便失去記憶這樣的故事為出發點
阿綱對於以前一直粘著自己叫著”十代目十代目”的左右手突然這樣的大改變
他要如何去和這樣的獄寺相處呢?
後面的故事情節會越來越緊湊希望喜歡的大大們能給予支持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