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清純陽光少年的吶喊
關於部落格
http://www.plurk.com/d240063327 波浪

●本人很隨興大方!感謝推薦///歡迎搭訕我























  • 513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平行線(三)2759

獄寺隼人現在覺得自己真的是超級大白痴,他不能理解為何一早自己不趕快逃走然後還買早餐給矮子

「吃點東西總是好..!可不要給我挑食呀!」三明治幾乎是用丟的出去給眼前的少年
「謝...謝謝你,獄寺」阿綱有些驚訝
接過三明治然後大口的啃起來,老實說他餓壞了
銀髮少年又另外拿出保溫瓶和杯子倒出溫牛奶,兩人都低著頭彼此沉默著

好一會兒,一方終於開口
..................不知道為甚麼........獄寺隨意用湯匙稍微攪拌著冒煙的牛奶淡淡的說話
?


……………………………

……………………………………….

「你...沒辦法讓我討厭是真的」感覺花了很久的時間少年才終於擠出心中的話

阿綱抬頭,可能是因為剛起床的緣故有些慢拍



「嗯?
「該怎麼說..應該是我討厭的事很多..….」銀髮少年欲言又止
如果獄寺討厭我,我該怎麼辦...阿綱在內心掙扎的

可是就算他討厭我到想殺掉我,但我應該還是...會幫著他吧,
阿綱又啃了一口三明治

 
..........唉喔反正就是這樣啦」打破尷尬銀髮少年胡亂搔頭
「反正你這矮冬瓜不懂啦!!」除了咆嘯以外他真的沒法用別的方法讓自己有台階下
....噗」阿綱偷偷笑了一下,這樣的反應馬上讓就招來大罵
「笑...你竟然還敢笑!」銀髮少年面紅耳赤揮舞著拳頭,手上的牛奶還險些灑出來
他是人質他是人質應該只是這樣才對..不想再發生更麻煩的事了
「獄寺終於感覺像是我們所認識的獄寺了」溫暖熟悉的感覺讓阿綱微笑看著獄寺

「哈?

「獄寺每次和山本吵架吵到鬥不過他時…..都會像這樣吼,給自己台階下」
.........山本..?也是你說的朋友嘛?」獄寺一臉不屑,鼻子哼了聲說著,朋友朋友的到底煩不煩呀?

但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溫暖一點一點的散開著

「黑頭髮的高個子男生,獄寺你看過他,你們第一次見面時..

「停!!!!別說這些!!!」獄寺連忙抬起雙手想要避開這話題
「就和你說我不能相信你」內裡的不信任驅使他不得不這樣做

站起身,他想想是不是一直帶著這人質走應該也不錯,但相對的問題也很多
......獄寺...不相信人質嗎?」阿綱歪著頭看著猛喝著牛奶的獄寺
「哈?你這是在說甚麼蠢話呀!笨蛋矮冬瓜!」銀髮少年激動的差點把口中的牛奶噴出
 
「人質的話能相信嗎?就好比方式..…. 被綁架好了」
「綁架犯也不會相信被綁架的人的話呀」這樣的比喻應該沒有錯吧?
阿綱搔首「............」然後看看自己,他不覺得自己像是被綁架的可憐人質
他突然覺得獄寺真的是彆扭的難以說話
既然這樣

「幹..幹嘛?你該不會真的要我把你綁起來不成?
 
「獄寺不相信我的話也無妨,那就當做我是在說別人的故事」

........................

或許可以慢慢的,把記憶灌輸到獄寺腦袋裡
 
然後讓獄寺想起些什麼也說不定
說什麼就是不想看到這樣的獄寺
銀髮少年大口把杯中的牛奶喝完後,用力擰扁然後丟在一旁
忽然有種深處隱藏的痛在慢慢發酵

但當銀髮少年遇到咖啡色頭髮少年時那種痛苦卻會煙消雲散

「唔............好痛..」下意識的按住發疼的地方,那正是喪失記憶的禍首
 
「獄寺?」阿綱擔心的上前想去攙扶
下秒就是腦中劇烈的疼痛擁上,在快要失去知覺的那一瞬間
腦中閃過,那片漂亮的花園,有人牽著他的手

「媽..........媽媽...」少年全身無力的倒臥在阿綱身上,腦中一片空白

「獄寺!!」阿綱連忙用身體支撐倒下的獄寺,免得兩人都撞倒在地面上

「獄寺你沒事吧!!獄寺!!!

...............................」銀髮少年漸漸陷入昏迷中他聽不到少年在對他說些甚麼
「獄寺.......

果然要他想起來,還是不行嗎....是不是不能勉強他馬上想起來

閉上眼,那從深處中響起的鋼琴旋律排迴著,那段8歲時破碎的記憶
孤單的他,然後又有另一個人在回憶中對著黑暗裡的自己伸出手微笑
「獄寺…………..
-----------------------------------------------------------------------------

「阿綱?
 
突然身後傳出另一位少年的聲音

阿綱驚訝的轉頭看發聲的人影
奇怪了!我們明明朵在草叢呀..難道聲音太大聲!!

結果是山本武拿著束花和球棒出現在他們兩旁
「我想說..去醫院找你們結果你們在外面野餐呀?哈哈」

「山本!!.........」阿綱手足無措著,不小心把腳邊的牛奶打翻
是要怎樣解釋現在的情況啊....

「先別說這個,獄寺他...」阿綱看了看山本再低頭看獄寺

「獄寺他身體還沒好嗎?我以為你們已經好到可以野餐..」陽光般的笑容燦放著

「別碰我!!」在疼痛欲裂之際,獄寺掙扎般揮開要靠近的山本
整個人因為這樣的反作用又直接壓在阿綱身上
「嘛…..真有精神,身體應該是沒問題了」山本笑著把花束放在一旁
然後盯著獄寺兇狠的臉好一會兒
......... 阿綱 ..獄寺他是不是恢復記憶啦?
獄寺怒氣難消的咬著牙
不但冒出個黑髮外人現在要離開日本根本就是..

「呃......他的記憶....還沒....」阿綱困難的說道

「人質...你們..都當我的人質..」獄寺虛弱的脫口而出

............哈哈哈你們在玩人質遊戲嗎?那我也加入好了」山本武興奮的像是要去廟會的孩子

「不是那樣啦山本....」阿綱無力的吐嘈,為甚麼他感覺更累了

「要不要先去我家?」山本看看四周,確定人並不多

「其實昨天晚上我接到阿綱媽媽打來的電話,她說現在護士和警察都在找你們」

「這下完了….
阿綱傷腦筋的扶額嘆口氣
「你們這樣也沒法回去吧?哈哈」黑髮少年順手把球棒也放下,臉上的笑容依舊
銀髮少年抬起頭,咬緊嘴唇

「是...沒錯啦......

終於熬了半天,三人決定先躲到山本家
---------------------------------------------------------------------------------------------------------------
但是當踏到山本家門口時也是站著一堆人

「唉呀…...阿綱你們這次真的鬧的挺大的說」

「唉.....」這又不是我願意的

銀髮少年抓緊阿綱,能感覺的到他強烈的不安

........我會被抓回去嗎?會被抓回去嗎?我不要….」獄寺皺緊著眉頭,心裡的不安打亂他的思緒

想到這他真想把炸彈全丟出去炸掉一切

「阿綱........你可以過來一下好嗎?

山本比個手勢,表情穩重

「嗯....獄寺,我離開一下」阿綱擔心的看了一眼獄寺
然後阿綱跟著山本到了角落

「你知道........獄寺他為何會喪失記憶嗎?應該是說他發生意外這件事可能不單純」

山本難得的冷靜讓阿綱有些嚇到

「昨天..,前幾天阿綱的爸爸有來找我還有里包恩先生」
阿綱聽了一臉快嚇壞的表情
「呀..那真的只是巧合因為他們來我家吃飯」
山本見到阿綱的表情連忙解釋

「里包恩先生要我不能說....我想是需要的」

!

「喂!你們在那說些甚麼?」銀髮少年警戒著盯著角落的兩人

「沒有啦我在想說哪裡的風景很漂亮哈哈」山本笑笑帶過

「呃...沒什麼啦,獄寺先去休息好不好…..

「你這矮冬瓜!!竟然敢命令我!!」心急如焚,他希望能快點離開這些麻煩

獄寺幾乎是惱羞成怒

「回....」阿綱再也忍不住,想大吼讓獄寺聽話

「阿阿..有人來了!快躲!」其實根本沒有人只是山本偷偷丟的石頭在地上滾

但是這方法很有效
只見獄寺已經撲倒臥在地,躲在避人的巷口內

「獄寺他.......被其他家族盯上了樣子」山本趁機在阿綱耳邊小聲的說著

「我是沒有聽到太多..應該是和分遺產之類的事有關..

「應該是說.......有人想要獄寺的..命的樣子..」山本簡單的描述的里包恩的談話內容

山本頓了頓後之後再補充「阿綱里包恩先生說不告訴你是怕你義氣用事」

兩人談到這,轉頭看向不遠處的獄寺

..........」阿綱低下頭,握緊拳頭
就知道里包恩會不准我介入..可是..我還是不能甚麼也不做呀..

「阿綱..我是第一次看到你對獄寺吼呢」黑髮少年拍拍阿綱的頭微笑

「有困難要和我說喔.」山本笑著拿起銀色的棒球棒對著天空揮著

「因為....要和這樣的獄寺...」阿綱覺得很困擾迷惑

原來以前的獄寺是這樣

阿綱反而沒有感到高興
只覺得壓力很大

問題接著一個一個來,自己很怕麻煩,但又不得不去做才好

......................阿綱不要放棄他還是獄寺呀」

山本拍拍阿綱的頭,微笑著

「可是...和我們認識的獄寺...相差很多啊」阿綱心裡似乎不能認同

但這樣的獄寺存在過是事實

只是現在又再一次呈現在他們眼前

「不會的.......如果說..因為喪失記憶而不是原來的獄寺..既然他不記得我們.

「那我們在重新讓他認識我們呀..

..........」阿綱心裡覺得

獄寺當初會那麼認同自己和關心自己,完全只是因為自己是彭哥列首領的關係

要獄寺重新認識自己....
 
............阿綱.....走吧別想太多」

阿綱一想到這不禁哭喪著臉搖頭

「那個如果他真的對你反感也不會一直要你當他人質吧?

山本名明和自己都是國中生思想卻意外的成熟

那只是因為我看起來就很弱啊!!
阿綱在內心吐嘈
---------------------------------------------------------------------------------------------

「你好..我是山本武..是阿綱的朋友喔」山本笑著伸手向獄寺

「朋友朋友的煩死了!!這種事別一直拿來說!」可能是發現被騙了心裡更不滿的獄寺怒吼著

阿綱看著這兩人直接的表達方式不禁臉上佈滿黑線

「然後補充一下阿綱的朋友是我我是阿綱的朋友阿綱是你的朋友所以我也是你的朋友喔」
獄寺一付聽得暈頭轉向的臉
「王八蛋!你以為你在繞口令嗎!!!?黑髮智障!!

「啊呃......」這景象好像似曾相識啊......

阿綱無力的垂肩膀,嘆口氣

「嘛..怎麼感覺降等了呢?以前你都在罵我棒球笨蛋的」山本不以為然吐了個舌頭

「笨蛋和智障都是在說你啦!!!」獄寺還是只能咆嘯

「那你罵我矮冬瓜好了阿綱叫高個子」山本看著獄寺的大罵完全不在意,輕鬆著繼續說話

「反過來了啦!!!」阿綱哭笑不得又來個吐嘈

「你是真的沒有腦嗎??!!只有我能叫他矮冬瓜!」銀髮少年氣炸,脫口而出

說完那一瞬間獄寺又再次刷紅臉

...........!?」阿綱確定沒有聽錯剛剛獄寺講什麼,他有些好奇的看向獄寺

熟悉的感覺襲來,他只要提到咖啡色頭髮少年心就會不斷悸動

「喔~~~意思是說你明明就很喜歡阿綱嘛」

「笨!!笨蛋!!...你再說!!..我殺了你!!!」激動的拿出炸彈想直接引爆

「山本!!!」阿綱紅著臉大叫,然後接著看到想丟炸彈的獄寺,連忙阻止
「獄寺也不要那麼衝動啊啊啊啊~~~~~」阿綱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架住獄寺

獄寺臉一紅一紫,現在連台階都沒得下了
阿綱下意識的抱住了獄寺
!!!!!!!!」轉頭看向阿綱,心臟向瞬間停止跳動的一下,不知所措

「你..別突然抱住我啦人質」心中五味成雜,他沒能解釋為何自己會這樣
「唉呀….. 人質已經變成阿綱的名字的嗎?」山本笑的很開心

「呃...」阿綱發現這樣很尷尬,連忙放開少年

獄寺比以往瘦了些,體溫也很冰

「既然這樣!我就非得..!黑髮智障!算了!我沒有打算讓你當人質了!你是被我威脅的路人!懂不懂呀!

「诶~~~~~~這樣感覺好像外人耶讓我當人質嘛」山本嘟囊著像耍脾氣的小孩

.........」唉....沒力氣吐嘈了,阿綱在旁頭上的黑線越來越多

山本還是一樣感覺傻傻的沒搞清楚狀況
但是阿綱很慶幸因為有山本在讓氣氛變的比較緩和了
他很久以前就覺得山本是個很了不起的人

「獄...獄寺,也帶山本一起當人質吧」阿綱哀求的看著獄寺,有山本在真的會比較放鬆些

.........你這樣說我也沒辦法呀..哪有人質比自己還高的呀」銀髮少年不滿的瞪著山本

「那我可以蹲低一點」山本很委屈的半蹲下,然後抬頭望著傻笑

「可...可是....用比自己高的人當人質,很有說服力啊,證明〝山本〞比獄寺弱啊」阿綱還特地的加重語氣

...........................!」趁著獄寺動搖的時候阿綱繼續補充

「這樣獄寺等於是最強的耶....獄寺不想嗎?」阿綱吞了口口水,感覺像是哄小孩一樣

獄寺認真的打量了一下,認真思考了許久
「嗯.........好像是這樣..好啦人質也給你當」銀髮少年活像是痛下決心刷巨款般的表情
阿綱鬆了一口氣,他感覺好像剛打完世界大戰一樣累
雖然有點不甘心,但現在的情況不是只靠自己就能應付得來的
還是需要山本幫忙(電燈泡?)

「阿綱你感覺好像是吃醋了?是因為我搶人質的位置嗎?
山本笑的很天然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會看人臉說話
「山本你少亂講了!!」阿綱紅著臉回嘴,而一旁的獄寺皺緊眉間認真的看著阿綱

..........那你..升格...幫我拿行李.

是怎樣?人質的地位觀念好像被這兩人扭曲了,阿綱嘴角有些抽蓄

「呃.........」原來在獄寺心中自己的位置從陌生人升格到拿行李的了

但離朋友還有一大段的距離
阿綱低著頭,然後幫獄寺拿起行李
於是終於三人開始計畫行動,決定先找地方躲藏

「如果要躲..是不是要去借住旅館一下?」山本一邊拿著地圖一邊咬著冰棒

......沒有錢」咖啡色頭髮少年摸著薄薄的荷包
…...我有」此時獄寺掏出金卡類的東西

「噫!!!!!」阿綱看到金光閃閃的卡嚇了一跳
不愧是住在城堡家裡的獄寺
「哇~~~~真像是要去畢業旅行真是期待」黑髮少年開心的搭上阿綱和獄寺的肩膀
當然接下來就是獄寺的別碰我的怒罵
「那..找家小點的,不要大飯店」阿綱想低調一點,然後腳步來回原地不安的踏著

阿綱覺得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與其說是人質和綁匪說是3人自助旅行還差不多

........那我帶你們去撘電車好了這邊住的話應該很快就會被發現」

「等一下!這樣不是更容易被發現?」獄寺皺眉大罵

「所以先需要"變裝一下」山本調高語氣,一臉神秘的微笑
「說...說得也是!」黑手黨的情報網不是那麼簡單,阿綱也明白
 
所以還是需要騙過敵方
於是數小時後
------------------------------------------------------------------------------------------------------
百貨公司櫃檯小姐微笑著拉開門「這衣服還喜歡嗎?小姐?

阿綱和山本看著穿著身穿時尚少女洋裝獄寺不情願的從更衣室裡站出來
山本先是一陣大笑後,然後帶上長假髮

「渾蛋.........竟然要我..穿這樣..」一隻手拉著裙襬,還有蕾絲……真想扯爛

.......獄寺意外的適合女裝呢」阿綱小聲說著,但他自己身上的裝扮也沒好到哪去
阿綱穿著像是幼稚園小孩似的吊帶褲然後頭戴大圓帽
山本則是穿連身長大衣大上黑色長髮和墨鏡
「獄寺...這是為了掩人耳目,到旅館就可以拆下來了,忍一下吧..
3
人奇怪的組合讓百貨公司人員全場呆掉

「那....走吧」阿綱可不想在這裡再待下去了,拉著兩人的手就往電梯跑去

---------------------------------------------------------------------------------------------------------------
三人很小心的搭著電車,一人臉色鐵青一人輕鬆自在另一人緊張到快胃痛
「腳好疼..高跟鞋真麻煩..女人穿這玩意難道都不會痛嗎」銀髮少年決定一到旅館就揍爆山本

…….矮冬瓜..你還好嗎?怎一臉胃痛樣?

「呃...沒事...」阿綱正因為這身裝扮很想鑽進洞裡

「哈哈等等找時間要一起拍照留念」山本非常開心,當然棒球棒還是拿在手上

「媽的山本智障你等著下站就喪命」獄寺眼中閃爍殺字

「別被認識的人認出來就好了...」阿綱比較在意這點

下了電車以後,三人一同往出票口去

隨著人群的推擠而出,阿綱感覺獄寺緊握著自己的手

「獄...獄寺你還好嗎...」阿綱小聲的問

「小心點喔!別被人群擠散了」山本在另一端拉著阿綱另一之手

「嗯........矮冬瓜.....是我要問你吧?我好的很」
才怪!!!獄寺恨不得等等就把山本打飛
「希望能夠順利呢」阿綱握緊那蒼白的手,三人一同出了車站

他們沒有注意到,在另一邊不遠處的轉角有五位黑衣男盯著他們
「報告確定是獄寺隼人..還有兩位詭異的人一同行動」其中一人拿起耳機說話
「今晚就動手去毀滅目標結束後..動手殺了彭哥列首領」
電話的另一端,低沉的聲音響起
 
--------------------------------------------------------------------------------------------------------------------------------

三人到了目的地,馬上拿了房間鑰匙進房搭上電梯差不多在3樓的高度,在右轉走廊倒數兩間的房間

「呼哈..!!!
獄寺連忙把身上的洋裝扯開,然後腳上的高跟鞋隨意亂丟,白皙的肌膚鮮明,他脫到只剩內褲還有襯衣

阿綱也把身上丟人的幼稚園裝扯掉,才發現身旁的獄寺也脫到快精光
「噫噫噫!!」阿綱反射性的遮起眼睛,但是遮的並不完全
獄寺的身體…….好漂亮
「幹麻?只不過是這樣就大驚小怪」獄寺皺眉罵道,然後轉頭抓住山本武的長假髮

「诶!!!!!人家都還沒拿相機耶~~~~.」只有山本依依不捨,還裝出很娘娘腔的語調
「山本智障你可以再白痴一點先讓我賞個101!」冒火的情緒瞬間爆發

「獄寺!你這樣子靠近我!阿綱會吃醋的~~~~」山本委屈縮了一下
「吃醋?他幹麻吃醋?我是男生耶你在說甚麼!?

「山本!!!」阿綱又紅著臉大吼
又來了
阿綱終於了解為什麼獄寺每次看到山本都想揍了

「嘛..你們都對我這麼兇讓我不知道該怎樣讓氣氛浪漫些」山本還想把眼睛睜得閃亮亮的搏取同情

「三個男人有甚麼浪漫可言的!!!」銀髮少年一邊怒吼一邊扒山本頭

..........」阿綱嘆口氣,然後躺到床上,今天光是嘆氣都很累
今天一整天真夠累的

......那我去洗澡你們慢慢聊」黑髮少年比個good的手勢給阿綱就離開了房間
「這人質真的是太囂張了..是說我幹麻還幫忙出錢呀..」獄寺像是大夢初醒般的後悔

「矮冬瓜....那個…..綱吉」

「謝謝你.

....?」阿綱一臉不解的看著獄寺

簡單的三個字卻讓少年猶豫很久很久才小聲說出來

「我說謝謝你啦!你沒聽到喔!」銀髮少年又是一貫的口氣
可能是也習慣了獄寺這樣對自己說話,所以沒有之前那樣害怕

「我....對不起!我只是有點不明白獄寺為什麼要道謝....」老是掉歉這習慣還真改不掉

「我..果然還是覺得你當人質比較實在」獄寺盯著阿綱認真的說著

「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