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清純陽光少年的吶喊
關於部落格
http://www.plurk.com/d240063327 波浪

●本人很隨興大方!感謝推薦///歡迎搭訕我























  • 513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平行線序幕(2759)


-------------------------------------------------------------

平行線





啪機 清脆刺耳拉線般的音玄 拉長了陣陣使人驚頦的爆動響聲
模糊中上了車還是怎樣了,一醒來便發現自己自身於陌生的牢籠裡侷限著…



在白色皎潔的夜 銀髮少年微微睜開淡綠色雙眼

空氣中瀰漫著強烈的藥水味 是他最熟悉且恨惡的味道
醒過來伴隨而來的就是一陣一陣作噁般的刺痛感,刺激著腦內纖細的組織結構

我是誰?這裡是哪裡?

空白空白空白空白空白空白空白空白空白

抱著發疼的身軀他痛哭著吶喊,有多少次的夜晚少年被襲來的惡夢糾纏的喘不過氣來
銀髮少年疲倦的再次閉上眼睛 他真希望下次在張開眼睛時自己就在他所熟悉的義大利街上。



「他得了腦創傷失憶症」

夏馬爾對著咖啡色頭髮的少年說著,臉上一貫沒有剃乾淨鬍子的醫生摸著自己的下巴斷言說著

「怎...怎麼會...獄寺....」

得知獄寺一個禮拜前發生恐怖連環車禍以後, 讓少年現在仍然無法平靜
對著如此晚才得知消息的自己感到生氣,即使每天下課十萬火急衝來探病都還是心有疙瘩

簡單的翻了翻手上的資料 便投以些無奈的眼神傳給少年

「你們要有心理準備……簡單的說, 他失去了和你們所有人的記憶。」

「他本來就是封閉型的孩子 不可思議的是..他小時後的一切不愉快都記的很清楚呢」
年少輕狂那荒但的日子,夏馬爾能想像少年那時再外流蕩的心情及回憶到底有多糟
所以不願意和阿綱他們講是正常不過的事

「獄寺..?他不記得我們了?」山本武失去了昔日一往的笑容看起來也非常沮喪

「獄寺只記得不愉快的事嗎?所謂的不愉快..是..?」 獄寺在自己面前從來一字未提過呢..
阿綱咬緊下唇,他從來都沒有去真正細心去注意身旁重要人的心情及痛苦

咖啡色頭髮的少年隔著病房門玻璃望著躺在病床的少年

「嗯..........我想你們先離開這吧 現在雖然他恢復一些體力 可是他眼神很強烈的不歡迎我們」

夏馬爾轉頭隔著玻璃看著面露凶狠的獄寺,希望兩名少年打道回府

他很安靜 安靜的像是空氣都能隨即凍結班的冰冷
「....好......」阿綱離開前一直不忘回頭多看銀髮少年幾眼

「嗯...那我後天再來看他 獄寺!!我會帶壽司給你的」山本還是撐著笑容對著毫無表情的獄寺說話

阿綱眼睛紅得像是要哭了,他落寞的低頭便一同離開醫院當正要走出轉角的紅綠燈時

「阿綱!」山本在轉角處拉住咖啡色頭髮少年
「獄寺..雖然忘記我們了..但沒關係 我們可以重新和他做朋友的….」
這話真誠但對阿綱來說一點把握也沒有

「別難過..至少他..還在我們身邊」

「可是獄寺他......」

阿綱忽然想起第一次見到獄寺時的情形,獄寺因為不認同阿綱當上彭哥列十代目而攻擊他,
那時的他身上散發了是讓人感到冰冷無情的殺氣
獄寺現在的樣子...和那時一模一樣


誰也不相信,什麼也不願接受

「你不要擔心....阿綱...你要相信自己..不..只有你可以再次打開他的心房 我相信的喔」

「.... 嗯.....」阿綱點了點頭,

但心裡沒有被安慰的感覺,反而心中的不安擴散得更大

我對獄寺真的是不了解的地方太多..到底該怎辦?


阿綱望著外面慢慢漂下的毛毛細雨 他很害怕 很害怕獄寺永遠都想不起來



--------------------------------------------------------------------------------------------------------------------------

「這傢伙只是髒女人得產物」

「為何他有臉待在這裡?」

「聽說他的母親是非常不檢點的女人」


「娘娘腔 你去死吧」

「髒東西 你們別想從這分到半點財產」

「既然是髒東西 怎樣欺負應該都沒關係」


媽媽妳在哪?妳在哪?別丟下我….

扭曲的回憶像是無形的怪物緊緊的纏住自己
使得少年痛苦的大叫著,力道大的讓他喘不過氣



不要 不要 不要 不要 不要 不要 不要!!!!!!!!!!!!!





我已經和它們沒有任何關係了!!!


銀髮少年猛然睜開自己的眼睛
清晨的日光 沐浴在自己虛弱蒼白的身體上

右手掛著點滴,點滴管內的藥水隨著地心引力作用垂直滴下, 少年抬頭

這樣的惡夢怎樣都揮之不去

是的 他恨 他恨那些自私的大人更是恨奪走母親的大人


他恨一切 也恨自己的出身 他不想相信人 也沒有人可以得到信任


獄寺喘著粗氣,然後便用力吸著充滿藥水味的潮濕空氣

把悶在肺裡大量的二氧化碳大口大口吐出來活動肺裡肺泡的的運作。

他想離開這充滿藥水味的地方..他想呼吸外面的新鮮空氣…

他拔起手上的點滴 虛弱的想從床上爬起來
武器...武器..這裡感覺就是很不安全的地方...




但是那瞬間,幾乎是同一時間阿綱打開了病房門
阿綱因為從昨天開始就非常擔心獄寺, 所以回家吃完飯後便晚上在醫院裡度過。

「───!!!」

獄寺倒抽一口氣 反射性的退到床邊,隨手就拿起旁邊的水果刀

偋氣凝神的看著阿綱接下來的動向

「獄....獄寺!你怎麼下床了!」阿綱看到獄寺退到床邊,驚訝的想伸手靠近

「別過來!你是誰」
「我是澤田綱吉...我是阿綱啊」

阿綱抓著自己的手,緊張的看著獄寺,雙方大眼瞪小眼個好一會,誰也不讓誰

「...........走開 我可是黑手黨出生的..一出生就是殺手..你..幫我帶路」

「獄寺...把....把刀子放下好不好」

阿綱緊張的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但他還是試著去靠近獄寺
銀髮少年小心警慎的和阿綱保持適當的距離

「就說別靠過來了!!」獄寺大吼,手上的刀子像是隨時都會飛過來似的

「獄寺...我不會傷害你的...求你....」

阿綱又把手伸長了些,他想要在不動任何武力下讓獄寺回床上休息
早上的惡夢 那深沉的恐懼並沒法消退 銀髮少年全身冒著冷汗

「就說!!別靠過...!!呀!!」

又是一陣暈眩獄寺腳步蹣跚的直往前倒下

「獄寺!!」此時阿綱一個箭步先趕上前連忙接住獄寺,將獄寺抱在懷裡
銀髮少年手上的刀子不穩的劃過阿綱的左手,頓時鮮血從劃過的痕跡裡穩穩冒出

「痛.....!!!」阿綱呻吟了一下
鮮血的味道漸漸蔓延著兩名少年之間

銀髮少年倒臥在阿綱身上,可是還是能感覺到他在掙扎,想爬起來身來

「別靠近我!!呼哈..哈呀...走開..!!」但是掙扎夠不上有任何殺傷力
「獄寺...你的身體沒辦法.....不要這樣!」阿剛忍著手的疼痛硬是抓緊獄寺

原來以前的獄寺是這樣的嗎...?

掙扎的一回 馬上便聽到獄寺肚子唱空城記,原本僵硬的氣氛瞬間消了一半

「..........獄...獄寺....還沒吃早餐...?」

阿綱遲疑了一下,歪著頭問

感受著獄寺細細髮絲在自己的肩上摩擦著,有種懷念的感覺

「喂........你..你叫綱甚麼的..我有沒有吃都死不了!你快帶我離開這」

再懷裡的那方氣的是牙癢癢,他不敢相信有人會如此靠近自己
阿綱看著獄寺眼裡充滿對醫院的恐懼,心裡心疼不以,又覺得可愛

「不....不行啦..獄寺的身體沒辦法的,獄寺待在這裡好嗎?我可以幫獄寺買點吃的」

阿綱虛弱的對兇猛的獄寺保持理性微笑著

「.............憑甚麼要我相信你?你..是碧洋琪派來的吧!!!!告訴他我打死都不回去那死地方!!」


獄寺激動的渾身在顫抖,壓在身上的溫度像是頓時失溫的幾度

「我不是壞人,不是碧洋琪派來的,不是要殺你的人.....請獄寺起碼相信這一點...」

阿綱盡自己所能,用自己認為最誠懇的眼神看著獄寺

「一直獄寺獄寺甚麼鬼的!!你在叫誰呀!!!!!!!」

對喔....獄寺連自己的名字都忘記了

阿綱驚訝的看著獄寺 他記得姊姊卻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的名字是獄寺.....獄寺隼人」阿綱一個字一個字的說清楚給獄寺聽

「你...我哪能相信你!」少年不耐煩的踢翻一旁的垃圾桶

「我...我沒必要連這種小事都騙你啊」

阿綱苦笑著,耐心有點到極限,細聽著獄寺的鬼吼鬼叫

突然獄寺抓著阿綱的衣領

「矮冬瓜 相不相信你在說話我就宰了你? ..............帶我離開這」

一意弧形的發言一直單方面的響著

「不行,獄寺的身體會承受不住的」只有這點不能妥協,阿綱並不想有任何的退讓

「.........」咬緊牙根 銀髮少年低下頭,他思索著 迅速看著四周的環境

「你..現在就是我的人質」幾乎是不花10秒就決定的發言讓阿綱不知所措

「咦...噫噫噫噫!!?獄寺....獄寺你在說什麼啊!!」

「那個..你聽好 你不照辦就宰了你 懂嗎?」

銀髮少年很認真的再次亮起手上刀,但感覺沒有剛剛那樣咄咄逼人

「外面有清潔車 扶我去那」

「......獄寺要我做什麼我都可以幫忙...唯獨離開這裡不行」

阿綱戰戰兢兢的看著獄寺,自己難得如此勇敢真該給自己個鼓勵

「.................你..既然這樣我爬窗戶離開」

沒想到反效果,只見獄寺好像往不得了的抉擇發展了
獄寺馬上起身 往靠窗的地方走去頭往下看算一下高度,三樓不高也不算低
正打算踏出窗口馬上被身後的阿綱緊緊由後抱住

「獄寺不要!!危險啊!!」阿綱嚇到心臟都快要停了

「呀壓!!!!!!!!」銀髮少年被阿綱突然從後面抱住的衝擊 一個不穩兩人都一同脫離窗口
「呀壓壓!!!!!!!!」獄寺反射性的用單手拉住阿綱的手,另一之手支撐在窗戶框

「獄...獄寺!!!!!!!」阿綱看著獄寺拉住自己,心裡有些感動
但獄寺和自己現在都身陷危險中

「...........矮..東西..旁邊..有棵樹 你..去拉那邊的樹枝..」

獄寺努力撐著身子然後吸氣,他感覺身上的傷口快要裂開了

「噫.....」

阿綱抖著手拉住獄寺說的樹枝,他對剛剛那樣的舉動使得獄寺陷入這種危險而自責

「我.......不會放手啦..你勇敢點 混蛋!!」被獄寺這樣罵讓阿綱都臉上頓時失色

「噫...對不起!!!」阿綱反射性道歉著連忙抓緊樹枝 但卻聽到啪拉一聲 應聲斷裂

「這時候不用道歉啦!!渾蛋!!」

「呀壓!!!!!!」

獄寺反射性用雙手抓住阿綱 結果兩人一起往下掉落

「喔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獄...獄寺!!!」阿綱抱緊著獄寺保護著獄寺的頭

刷刷刷啦啦啦

隨著聲音的彼起彼落,能感覺數細細的樹枝掃過自己的臉頰
兩人同時掉落在醫院的草皮上跌了個狗吃屎,還好有樹叢的緩衝下還不至於發生慘劇
但是全身刺痛感又更深了些,傷的還是不輕

「痛........ 我..沒事啦」

獄寺皺緊眉頭 咒罵的幾句,還不忘推開護著自己頭上的手
此時的他有些感動,但是怒氣倒是更勝了些
「嗚...」

阿綱覺得頭痛到要昏過去了手臂和腳也好痛..是刮傷還是撞到了... 阿綱分不清楚


「........矮冬瓜?喂!!是你沒事吧?」銀髮少年的表情仍然沒有鬆懈 但態度比剛剛好多了

「我....我叫阿綱...不是矮冬瓜....」阿綱抱著頭呻吟,想做些微小的堅持
「我背你…背你去找有人的地方 然後我自己走」

「噫!!!不用...不用麻煩啦...啊啦.....」阿綱才剛勉強站住又次倒了下去
「喂!!!你都站不穩了!」

「還說咧!都是你害的 要不是你 就不會這樣了」並不想承認自己的任性,把錯全歸向阿綱

.「.....對不起.....可是......」阿綱低下頭來,就任著銀髮少年的痛罵

獄寺脫口而出的話讓他覺得暈眩,想到以前很多不好的事
雖然現在也是有,但因為有獄寺和山本....
想到這裡阿綱頭又更暈了
獄寺皺緊眉頭 把阿綱扶起來

「...............」銀髮少年背起阿綱 小心翼翼的走著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阿綱好像連自己在說什麼都不清楚了,只是一直囈語著
躲過護士們的視線 他馬上跑到看起來像是醫護治療的地方

「別說話...」獄寺拿起醫療箱
仔細的幫阿綱消毒 然後包裹,雖然是包成一團 但獄寺很認真的傑作

「獄寺........」

「.........你是很奇怪的人」銀髮少年沒有對上視線

「咦?」阿綱疑惑的看著獄寺的頭髮,即使看不到表情卻能感覺到獄寺沒有剛剛的恐怖

「可是我還是不打算相信你」

對銀髮少年來說阿鋼所說的話都是無稽之談

「這樣就互不相欠」
「.....獄寺肯相信我不是壞人我就滿足了」阿綱虛弱的笑著

「.........世界上每有所謂的好人或壞人 只有被殺 和殺人的人」銀髮少年冷淡的說

「你.....有當人質的必要 這裡是哪?義大利?」
「......這裡不是義大利,是日本」阿綱答道
結果還是不相信我啊... 阿綱有點沮喪

「矮冬瓜,.你幫我帶路 等撘上飛機.....等..為甚麼我在日本?」

銀髮少年抓著自己的頭 就是想不出個頭緒

「搭.....搭飛機!!!??我們又沒錢..等等!重點不是這個!!你想回義大利做什麼」

後者比前者還激動

「我..我.......要你管!只要離開這..就對了」獄寺因為自己被反問也結巴了

「可是....可是獄寺不是...不想回到義大利的家嗎...」
稍微聽過獄寺家裡的事的阿綱小心發問

「所以...呃....待在日本也沒壞處吧.....」

「你........難道是間諜?」獄寺驚訝的看著阿綱, 防備全開

「什麼間諜!!我...我哪可能是間諜啊!!!」

阿綱嚇到了,獄寺的腦內模式到底是怎樣運轉的呀?

「.................太可疑了..你怎會知道我家的事?是說我已經和他們完全沒關係了」

「因為我是...我是..........」阿綱說到一半,低下了頭

我是獄寺的朋友,但現在的獄寺不會相信這些

「你是?你想說甚麼!!快說呀!!」獄寺皺緊眉,對於矮冬瓜支支吾吾的性格大感不快
就在此時突然冒出熟悉成年大叔的說話

「我還在想說兩個小鬼去哪了 原來你們在這」


「我...噫!!!?」

夏馬爾一臉不爽的站在一旁,不知何時竟然可以一聲不響的出現

「夏...夏馬爾.....獄寺他...」阿綱求救的看著夏馬爾,他很急切的想要留住獄寺

「你!!!你是誰?我有人質!!!」獄寺連忙抓住阿綱

「噫噫噫噫!!!!!」阿綱差點忘了這回事,就這樣被獄寺抓在手裡

「這是怎樣? 再演黑手黨家家酒?」夏馬爾不以為然 還順邊抽跟煙

「獄寺!!!他是夏馬爾醫生啊!!!你怎麼連他都忘了!!」阿綱在這突發的狀況實在無法冷靜

「你沒有這膽的...你這個只會傷害自己的人」吸了一口煙,眼前的男人不為所動

銀髮少年聽到夏馬爾這樣挑釁, 更加惱怒已經無法用火冒三丈可以形容了

「矮冬瓜…雖然我和你不熟 但是...別怪我了」獄寺咬緊牙 單手掐這阿綱的脖子

「別..靠近我..不然我..不然...」獄寺刻意把手挽的力道加重些,想藉此脫身

「獄........寺.....」聽到獄寺這般的話,阿綱害怕起來,但很怕接下來如果他掙脫獄寺,獄寺又不知道會做出甚麼亂來的舉動。

就在此時

「呀..................!!」突然獄寺叫了一聲,然後隨即昏了過去
「小鬼終究還是小鬼..呢」夏馬爾探口氣 ,他的專用紋在肩上不段飛舞著

「咦....咦?」阿綱因為失去重心跟著獄寺一同倒在地上

「他被我麻醉了 暫時都不會醒,阿綱你..還是快點離開吧。」

在還沒有搞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時,天空便開始下起細細水珠來


---------------------------------------------

平行線第一集終於放上來了(炸)唉唉要加強的地方還有很多
繼續加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