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清純陽光少年的吶喊
關於部落格
http://www.plurk.com/d240063327 波浪

●本人很隨興大方!感謝推薦///歡迎搭訕我























  • 513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0

    追蹤人氣

2759

「噹」教室內盤旋著好聽的響音,只看著銀髮少年熟練的按壓著琴鍵

柔和般的音旋甜膩的讓人陶醉,像淡酒
 從單音慢慢談到合奏,圓舞曲和雙重奏
 阿綱看著獄寺有些失神,他沒有後悔要獄寺彈琴給自己聽
 "獄寺很厲害呢"琴聲結束,山本格格的笑著拍手
 "呀..是呀. .真的很好聽"

 “當然比你厲害”獄寺沒好氣的說
 “真....真的嗎十代目”獄寺臉紅的低下頭
 只有十代目稱讚自己時才會覺得格外開心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阿綱笑的有些尷尬
 "我真的覺得會彈琴的人很厲害呢"他在認同不過
 了
 "可是彈琴感覺很辛苦耶..因為呀 按鍵好多"
 山本笑著用手指有些笨拙的按壓

 “我是從小學的,所以當然覺得很簡單啊...喂笨蛋別亂碰,這琴是我負責保養的”

 "獄寺.......那個黑色按鍵是要幹麻的?少了它有差嗎?"很難得認真去近看鋼琴
 阿綱也伸手按了一下黑鍵,沉音響起
 "這當然很重要呀 阿綱 因為沒有它音樂就會不完整了"
 山本笑著,這話聽起來真有些深度

 “.......真難得你這笨蛋會說出一點像樣的話”獄寺斜眼看著山本
 他說得也沒錯,要是沒升降曲子就不完整了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不完整嗎? 阿綱在路上踢著石頭思考著
 和山本告別以後,一路上一直沒有和獄寺說半句話
 獄寺以前的事也沒有和我說過...感覺真的象少了些甚麼一樣無奈..
 如果以音樂來講.....獄寺算是缺了甚麼的合旋音吧?是這樣嗎?
 回盼一下身旁的銀髮少年,他其實也不太想強迫獄寺一定要告訴他小時後的事
 可是還是很好奇...可惡
 "獄寺.......你媽媽..一定很漂亮呢"
 糟糕 我再說甚麼 !!!!!!!!!

 “唔.....十代目怎麼會突然這麼問?”獄寺臉色有一點點下沉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呀........沒..沒有啦..哈哈哈 不是那個..大家都會說自己媽媽之類的事.."
 自己乾笑了幾聲,突然眼睛有些濕膩 因為他知道問到不該問的了
 "獄寺很少說自己小時候的事呢"

 “..........我對母親的長相,已經不是記得很清楚了”這是實話,畢竟他小時候一直以為那為阿姨只是來教自己彈鋼琴的老師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這樣呀..."阿綱抓抓頭,他覺得自己老是問一些奇怪的問題
 ".......那個..我是想說...說..獄寺你掌的很漂亮 你媽媽應該.."
 慘了 越講越不對

 “咦咦!!原來十代目一直覺得我長得像女人嗎!!!”獄寺驚恐的用手摸摸自己的臉頰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唉呀呀!!!也..也不是完全是那樣講!!可..可是你真的很漂亮"越講越洗不清了呀呀呀
 "獄寺.......是誰教你彈琴的呢?"
 風微微吹拂著,雙方都沉靜了

 “嗯....就是我母親教我彈的”獄寺默默的低頭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呀!"阿綱徵大眼,天呀!!!!!!!那我叫獄寺彈琴給我聽也真是太..
 "原..原來如此"
 阿綱突然很想找地方鑽洞
 "那...彈琴...獄寺不就會想到她了嗎?"
 心疼的受不了,感覺銀髮少年的身影好孤單好孤單

 “嗯.......的確........是會想起她”獄寺不否認
 可是在十代目旁彈琴的感覺好讓人懷念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阿綱咬著牙,手冒著汗抖著伸向眼前人
 會一過來自己已經牽住白皙的雙手了
 "我........希望獄寺以後..以後"
 "彈琴只要想著我就好了"
 雖然這樣很自私,但他希望獄寺痛苦減少些
 “...........!”獄寺睜著碧綠的眼睛,含著淚光
 “.......如果十代目這麼希望......”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脹紅著臉,阿綱覺得臉正在燒著

 啊....奇怪....臉好燙....我是怎麼了......
 獄寺不可思議的摸著自己滾燙的臉頰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嗯...........只會我彈琴.....不..應該是..請你彈出讓大家聽了都會幸福的琴聲"
 為

 “是....十代目”獄寺認真的看著阿綱
 嘴巴微微的上揚了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阿綱笑的溫柔,此時此刻不是以十代目首領的命令而是單純對此的承諾
 兩人的倒影因著夕陽歪斜著,兩名少年手牽著手彼此微笑
 "獄寺...唔...我想親你"
 “咦........”獄寺像隻受驚的貓般嚇到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呀...義大利..打招呼方式"
 阿綱聲音帶點抖動

 “說....說的也是.......那.....十代目請.....”獄寺臉紅的閉上眼睛不敢看阿綱的臉
和飛鼠阿葉   主保守我脫離黑暗 說:
 "恩..恩..."
 阿綱脹紅臉嘟起嘴輕輕的印在銀髮少年的臉頰上
 舒服的髮香撲來,獄寺還沒來得及反應
 阿綱抱緊獄寺輕觸著嘴唇
 "我們..回去八"
 彼此笑著,不完整的回憶就由我來填補那個空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