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純陽光少年的吶喊

關於部落格
http://www.plurk.com/d240063327 波浪

●本人很隨興大方!感謝推薦///歡迎搭訕我























  • 513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接吻絕症(ML)


在印象中海賊只要沒有優良的航海士,很快便會消失在偉大的航道上

「快點穩住船身!」
「海水要倒灌了!!」
「一隊長!地下室有破洞!」

在船員們忙進忙出的同時,有著一頭金色短髮的男人此時還是面無表情的望著高漲的海面,他慢條斯理的緩慢走上船頭,隨著狂風刺骨的猛擊他仍然不慌不忙。

「大家別慌,越是慌越容易看不清。」

語一閉,說時遲那時快,男人瞬間化成了藍色火焰以極快速的推進力使得白鯨號穿過層層擁上來的巨浪,因著亂流而產生的黑色炫渦像是強力的磁力般猛力的摧殘船身。
男人「嘖 」的一聲,便指使船的方向改變來避開一波又一波的強烈衝擊。「老爹還在修養!別叫醒他!沒有必要為這種事情去拜託他。」馬可望眼看著吞食一切的黑色漩渦,他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那些失敗的海賊船粉身碎骨的畫面。

「等穿過這裡,再往前些就可以離開暴風圈了。」

他大力的扯開被海水浸濕透的大衣,望天空一躍而上
保藍色的火焰在暴雨中閃爍著美麗的光芒,光點隨著大浪化為美麗的鳥身


「!」突然他聽到了船後方爆碎牆壁的聲音,看見一抹紅色的焰火隨之落入海裡

「又是他!!船長!!那個火拳又把船打了個大洞!!」
馬可挑高了眉,有些無奈的用手揉揉自己的太陽穴,這個讓船每天破洞的元兇又落海了

「這傢伙還真殷勤..到底要把船打幾個洞才甘願?」





青年一睜開眼,便反射性的想拿起身旁的武器來攻擊,不管是碗盤還是桌椅都隨著青年激動的情緒飛舞著,他從床上翻滾下來,由於昨晚暴風雨晚上的攻擊而受了傷的腳穩穩作痛,他再地上翻滾了好一陣子後,然後彆扭的縮在船角。

「我說你呀..肯定餓了吧?來這裡有熱湯。」

「…………」

碗盤的清脆的響音落入了少年飢餓的感官中,青年沒有出聲只是默默的收下那碗湯,然後慢慢端起來看著溫暖的白煙從碗中緩緩升起,只要是食物他都會很珍惜。

馬可鬆散的坐了下來,眼神細細的盯著滿身纏繞繃帶的少年,忍不住笑出了聲
「笑甚麼?」注意到男人的視線,艾斯皺緊著細眉把枕頭往馬可臉上一丟。

「沒有,我笑你可愛。」他哼哼哼的悶笑,然後把枕頭接過
「甚麼可愛?」青年額頭浮出來的青筋,然後繼續小心翼翼的吸著溫暖的熱湯
雙方大眼鄧小眼了好一回,金髮男人細瞇著半瞳然後拿出了醫藥箱遞給艾斯。


「幹嘛?」
「你又多了新的傷口也別放著不管,來!換藥」
「…….不了,等等我自己擦」
「為了增加感情我可以幫你。」
「誰要和你增加感情!!!」


粉嫩的雙頰瞬間被染上一層紅暈,細微的小雀斑在紅暈中游走,青年一喝完湯便又繼續把臉埋在自己的膝蓋上,雙手環緊,然後沒多久發出細細的打呼聲。

馬可探了口氣,然後起身把青年抱了起來,輕聲放在柔軟的白色床單上。
看著青年熟睡的面容有些看的出神,不知道為何自己的視線總是沒法離開這男孩身上。

初次見面時,當他看著站在甲板上的艾斯就深深的被他吸引住了
那如火焰般存在的男孩,在夕陽的沐浴下是如此的動人

那屈強不服輸的雙瞳至今仍然讓他印象深刻,那不怕死的決心咄咄逼人
他能理解為何白鬍子會選擇留下他



而當他回過神以後,他才發現他已經壓在青年的身上了,說這是一時的衝動或是慾望的驅使男人並沒有特別去想,應該是說他只是很想單純的多感受一下青年的一切,他不否定對火拳有好感,但他也認為這不算是戀愛。

他輕輕的吻上那惹人憐愛的睡顏,他閉著眼慢慢感受著青年的一切,艾斯細長的睫毛隨著他的吻微微的震動,突然青年下意識抱緊了貼近自己的男人。


「!」


「魯夫…你真愛撒嬌。」


在下一秒後,馬可才明白這青年不為人知可愛的一面,艾斯的嘴角牽起滿足的嬌顏,然後把身子貼的更緊些,兩人的姿勢曖昧的纏繞著,親暱的舉動反而讓男人有些不自在。

男人搔搔自己的頭髮,然後嘆了口氣。

「就先當褓母吧。」


----------------------------------------------------------------------------------------------------------------------------------
所謂接吻就是雙方都得到對彼此的好感和同意後,而有的親密關係
也就是建立彼此信任的橋樑,也或許只是單純的情慾衝動


一相情願,不管雙方單方,都會淪陷在這黏膩的沼澤裡,舌尖彼此糾纏的激情
那帶點年少情狂的熱浪,鼓動著那青春洋騷的戀曲,譜出一段浪漫的詩歌。

至少對於艾斯來說,接吻對他有著特別的意義。

「哼嗯..哈嗯嗯..不..哈嗯…。」

甜膩的嗓音隨著床舖的震動,高低起伏著,隨著男人的擺動,聲音更加的高昂
就快要高潮的瞬間,那滾燙的液體噴射在自己的最深處,青年仰起頭來細細嬌喘,汗珠滾滾而下,唾液和愛液隨著青年美好的腰線滑下,全身無力。

「呼..好熱..」艾斯撥弄自己前面的劉海,然後閉上疲倦不堪的眼睛準備和周公約會,此時卻被對方用手臂牢牢的制止了。

「你幹麻?」青年笑著雙手攬著對方的腰,眨了眨深邃的眼畔賊賊的笑著
「我想吻你。」

馬可輕描淡寫著說著,然後用大掌搔弄著身下笑的一臉天真的小惡魔。
「不行喔..我已經答應他了。」艾斯勾起迷人的媚笑,然後伸舌細細的舔著男人臉頰,頭埋在馬可的肩上像撒嬌的貓一樣又誘人。

這關係是從何開始艾斯自己都快要記不得了,只記得好像是自從自己正式當上龐大的白鬍子團的一成員後,他和馬可就自然而然的發生了關係。
雖然雙方都覺得這不是愛情,但是說彼此沒有好感是騙人的。

「我想我沒辦法相信愛情吧。」

被男人抱著懷裡的青年輕聲的說著,對於他來說這世界上的感情都飄邈的不真實,打從自己出生的那時候開始,他就知道現實中的殘酷,那種被遺棄的眼神,和恥笑的言語總是讓他感到煩躁不安。

「我不懂愛情,但是至少現在我好像有點懂了些。」男人死魚般的眼睛眨也不眨的對上那溫柔的雙眼。

「少噁心了。」艾斯笑開了,然後主動親吻馬可的額頭,突然他想起了魯夫


他想起他離開時魯夫緊緊擁抱著自己,男孩眼框中的熱淚膨脹著,但他仍然忍耐住自己的任性然後展開他的小手和他道別。

「艾斯,你到外面去以後不能親別人喔。」

想到這青年忍不這也落下了斗大的淚水,輕盈透徹的劃過白嫩的雙頰。

“我們要活的比任何人都還要自由喔 魯夫。”

那處埋在深處裡的回憶漸漸侵蝕著自己的內心,他不否認他有好幾次因為熬不過對魯夫的思念而有和男人過夜,但是他仍然堅信著只有這份感情對他而言才是最真實的,所以他一次也沒有和任何人接吻過。

馬可觸碰到艾斯的眼淚,他心疼的把懷裡的人抱的更緊些。

「愛情甚麼的就別在想了,不管相信還是不相信也好,至少現在你擁有我。」

那沉靜了夜,點燃了青年中內心另一種的悸動

END
--------------------------------------------------------------------------------  

靠ㄅ啦 我在打甚麼(滾地尖叫)但是馬可好溫柔好體貼所以我很願意把艾斯放心的交給他(快住手) 魯夫我對不起你OTZ誰叫你放你哥哥到處亂跑所以全都是你的錯(被打死) 總之我喜歡像恩愛夫妻的MA OTZ不管如何都會是魯夫的錯
在這我要告白一下馬可你掉淚的模樣真的狠狠的打中我了X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